2018/07/26

星期四

《回應,遠山呼喚》

《回應,遠山呼喚》

 

「我高一出梯的地方就在尼泊爾,回台灣之後一直都有和當地人持續聯繫。發生尼泊爾大地震時,那邊算是尼泊爾的偏鄉,當地的居民不知道該向誰求助,很多人便將求救訊息轉向我們。所以一開始我們到當地的服務其實是賑災,和現在的主要服務內容不一樣。」遠山呼喚的創辦人林子鈞一開始便這樣跟我們說了成立遠山呼喚的契機。子鈞提到,他們過去到過不同地方做志工服務,看見了國內、國外不同的服務需求他發現,只要一離開服務地區,志工所能提供給當地的援助也就此斷了連結。為了回應這些遠自異地的訊息,讓世界的角落能夠擁有相同生存條件與基本生活所需,「遠山呼喚」便誕生了。

 

【教育,一把創造改變的鑰匙】

 

遠山呼喚成立於2015年3月,初以「省下一杯飲料的錢,來幫助尼泊爾的孩子」為口號,邀請350位大學生成為共同資助人,協助當地度過震後難關。在經過為期三個月,以生理需求為主的協助後,才逐步轉型為教育資助。因為在地震前,當地就有志工團隊進駐,但因為都是短期而且偏物質上的幫助,所以面臨災難時仍然缺乏自立能力。看到這樣的現象,遠山呼喚便決定要從物資的幫助轉為教育輔導,讓當地擁有自我成長的能力。若要打斷貧窮的階級循環,長期教育計畫是很重要的途徑,也是遠山呼喚最大的使命。

 

尼泊爾大地震後,遠山呼喚協助需要七小時車程才能抵達的偏遠山區,協助當地重建家鄉。遠山呼喚的出隊團隊非常清楚每一個資助的孩子住哪裡,家庭是團隊很重視的一部份。因此,團隊都跟資助家庭走得很近,會很自然的走到他們家裡喝茶聊天,甚至連同資助家庭家長的教育一起輔導。

 

子鈞談到,某一次講座中講者的提問:「如果你們老公不給你們錢,你們有能力經濟自主,繼續帶著孩子成長的人有誰?」全場只有兩個媽媽舉了手。子鈞又說,遠山呼喚協助的對象很多都是女孩,唯有透過「教育」才能取得性別平等與改變現在的生活處境及社會地位。

 

透過教育的方式改變資助家庭對於生活的觀念,讓他們看見教育所能為孩子帶來的改變,而非限定於資助所能帶來金錢上的轉機。

 

「真的有家長聽了演講之後,開始願意讓他們的孩子接受教育,孩子的未來不再只有放棄讀書馬上去工作這個途徑。」子鈞笑著轉述遠山呼喚為當地所帶來的轉變,嘗試藉由軟性的手段讓孩子的教育資助過程更加順暢,除了提供資金外,遠山呼喚希望帶給當地人更深層的改變。

 

【國際服務,回國才開始】

 

「原本跟小孩離別後的志工大多都會哭,但是我們的志工不會掉淚,因為他們知道,回來之後會繼續幫助小孩,而且結束之後,會有人接續他們在做的事。」

 

遠山呼喚的志工團隊從尼泊爾回來之後,必須要再付出三個月的時間,把在當地看到的問題彙整,進一步發展出可以當地問題的解決方案,因此,從志工計畫的開始到結束總共歷時七個月。一開始,子鈞帶領志工團隊到當地提供服務的宗旨是要去「解決問題」,然而,透過兩屆參與志工給予的回饋,以及在當地執行任務時的觀察,子鈞慢慢發現,在短短幾個禮拜的志工服務期間,無法真正解決當地長期存在幾十年的問題。因此,遠山呼喚的服務宗旨也從「解決問題」,改變為帶領志工看見當地需求,同時更要「定義問題」。

 

在尼泊爾時,遠山呼喚提供的服務主要分為課程與家訪,課程的部分主要是延續「極光計畫1.0」留下來的專案,將專案進行優化。例如:「極光計畫1.0」時,在當地學校建了圖書館;那麼在「極光計畫2.0」時,接下來要思考的課題便是要幫助當地孩子培養閱讀的習慣,優化圖書館的使用率。家訪則是在定義問題,這也是隊員在志工服務中最喜歡的部分。放學後,每個隊員牽著自己照顧的小孩,走山路回家,在孩子家中待上兩小時,進行訪談與觀察。到了晚上則是再次定義問題。志工將所看到問題提出來討論,再選出目前應該被解決且最能幫助到當地的議題去執行。透過這樣的服務循環,讓遠山呼喚每天所提供的服務都比前一天更好,也讓遠山呼喚深深扎根在這片凈土上,持續成長與發揮影響力。

 

遠山呼喚的志工計畫,目前總共出了三梯次志工服務隊,每次30人,隨行配有6位翻譯及監督資助金使用的當地駐點團隊。子鈞也談到,好的志工服務需要有好的評估機制,以衡量團隊提供的服務是否對當地造成良好的影響,也必須整理資助孩子的資料,追蹤資助家庭的資金使用狀況及使用項目,與其他未接受資助的孩子,進行成長發展上的差異分析。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遠山呼喚也很重視孩子的「職涯輔導」。在教育的範疇下,如果一直從外部將資源硬塞給孩子,雖然有些人會自動成長,但是大部分的孩子需要的是一個成長的動機與思考的空間,更需要家人陪同一起成長。遠山呼喚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們問孩子認識的職業有幾個,很多小朋友能說出的不超過五個,例如:老師、農夫、警察、司機這類的基礎勞力工作是最常見的答案,當地的孩子並不知道自己未來其實有更多選擇。因此也促使遠山呼喚在課程中注入更多內容,讓他們了解更多元的職業類型,同時以自己的興趣多方發展,找到未來人生最大的熱情與志向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