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5

星期一

《我的開心農場-城田魚菜共生健康農場-上篇》

《我的開心農場-城田魚菜共生健康農場1》

 

採訪/王永霖、許瑞容

        近幾年,食安問題被大肆報導,消費者開始注重健康,在意食材的來源與品質,也願意花更多的錢購買有機食品。此時,民間掀起一股「養魚還可以種菜自己吃」的熱潮--「魚菜共生」的自然循環理念開始受到認同,各大專院校也開始注重這個結合水產養殖與水耕養殖優點的系統。而「城田魚菜共生健康農場」正是台灣引進魚菜共生技術的先驅。

 

【蓋一座魚菜共生農場】

       「錢再多,沒有健康,就什麼都沒了。」創辦人康東益先生,因為身旁的親戚甚至是最親密的枕邊人,因壓力大、飲食不健康得了癌症,開始體會到健康的重要性,選擇放慢腳步。而2013年爆出「騙很大,得獎蜂蜜沒半滴蜜」的新聞,震驚了從小在日本長大、講求飲食健康的康先生,讓他毅然決然放棄人人稱羨的外商高薪工作,投入健康飲食的行列。

       

         東益想起之前在國外看過Aquaponics「魚菜共生」有機農法-讓魚幫菜、菜幫魚——微生物對魚的排泄物進行分解、為植物提供營養,植物透過吸收養分實現水質過濾的方法。這種價值交換,能讓原本兩邊的廢棄物變成雙方的養分,就不用澆水換水、也不用添加農藥化肥。再加上他從齊柏林導演的紀錄片《看見台灣》中,看到雲嘉南沿海一地的養殖漁業,為了排放氨大量抽取地下水,造成土地被過度開發。他心想:「如果採用魚菜共生的農法,就可以避免這個問題,在講求飲食健康的同時,也能兼顧環境永續,於是創立了城田魚菜共生健康農場。」

 

【證明都市也能做魚菜共生】

       「在都市做,民眾才方便到達。」許多人困惑康先生選都市作為基地的原因,他笑談著說,當初踏入魚菜共生的領域,其實是想證明都市也可以做出這樣的系統,也想讓更多人都能認識這個有機農法。事實上,在他投入之前,台灣雖然已經有不少的魚菜共生農場,但多數都選擇在交通不便的郊區,也因此在推廣方面,較難落實,即使在都市會面臨租金高、場地小等問題,東益還是勇敢地決定在南港設立第一個魚菜共生農場。但是設立之初,屢遭鄰居反對。「他們怕漏水、招蚊蟲,真的是經過很多的溝通,甚至邀請他們來參觀農場,才慢慢相信我們這樣做是沒問題的。」平息反對聲浪的過程中,他苦笑著表示,做魚菜共生,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關關難過關關過】

        「沒有政府資源,單槍匹馬很難打到贏啊!」原來,「魚菜共生」同時橫跨了農業與漁業,不屬於農會底下的任何一個單位,也因為種出來的菜被歸類為水耕蔬菜,目前亦仍無法取得農委會的有機認證。雖然對東益而言,產品的好壞,無需靠認證來證明,但仍然需要配合與考慮民眾的需求。另外,他也提及,曾經向柯文哲市長簡報,希望將市府外圍的景觀做成「可食風景」,雖獲得市長大力支持,可惜在層層發包後,仍未被採納。

 

【教育意義,是推廣魚菜共生最大的收穫】

        努力經營的過程裡,城田在教育訓練中得到的回饋,特別感動。「有次接待啟明學校,來的都是身障人士,這些人竟然也可以上魚菜共生課,我們為他們加入特殊課程,讓他們來摸魚,實際接觸滑溜滑溜的魚,摸魚時他們嚇一跳。但感動的是,我們讓小朋友人生初體驗,尤其對身障朋友來說,摸魚是一種欣喜又害怕的感受。」對於新生命的雀躍,連學校中的大老師、小老師,也一樣展現了童真的一面。「原本大家聽課都打瞌睡,但一到撈魚時刻,大家都像小孩子,人性真的很奇妙。」這樣的畫面,讓東益印象深刻,回想起來也不禁莞爾一笑。

 

        另一個案例是竹東的某高職,有一次訂了十套魚菜共生系統。當他接到訂單時,他感到不解,於是他好奇地詢問。那裡的老師表示,「是要給烹飪專科的學生,教他們食物里程的概念。魚菜共生的概念任何地方都可以執行,但未來這些學生變成主廚時,腦筋有食物里程的概念,食物不要運這麼遠,可以在餐廳屋頂利用魚菜共生農法,就可以減少一半人力照顧。」當他聽完後他相當地驚訝,老師的觀念非常的正確,同時老師也努力地用各種實際案例將這樣的想法傳遞給學生。此外,他們不僅辦了裝飾比賽,讓烹飪專科學生運用巧思佈置種出來的成果,更把其他學科的學生召集聆聽魚菜共生演講,傳達給他們正確的觀念。

 

        一個好的理念要靠團隊的努力推廣,更需要你我的支持,而城田魚菜共生健康農場,除了提供大家品質保障與能吃得安心的食品外,更希望透過教育,發揮更大的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