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4

星期四

起家-讓我們用更理解的眼睛去看待世界(下篇)

起家-讓我們用更理解的眼睛去看待世界(下篇)

文/曾宇歆、邱瑾凡

 

在公園、地下道或者一般街道,我們偶爾會發現一、兩位流浪者的身影,「街友」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並不陌生。而「髒、亂、懶」的刻板標籤似乎也理所當然的跟隨著每位流浪者,我們很少在經過街友身旁時思考「流浪」背後的故事是什麼,而在真實世界中,街友其實有許多我們意想不到的一面。

 

【台北,粉碎了許多台北夢】

80年代開始,一群對於台北有著憧憬,認為大都市就業環境佳,想打拼出一番事業的異鄉人,他們隻身前來,卻重重跌落,輾轉淪為流浪者。起家工作室經理人許哲韡提到:「會形成這樣情況是因為台北是個嚴苛的城市,只要有一些事情做不好就會被競爭刷掉,其他地區競爭相較沒那麼激烈,所以來台北失敗的人去別的地方不一定會失敗。」然而,對於都市的憧憬與依賴,使他們即使失敗了也希望繼續留在城市生活,殘酷的是,台北從不因身份對任何人有所通融,講求競爭力的社會風氣粉碎了許多剛萌芽的台北夢。

 

【街友的背景,其實和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

我們習慣從個人經驗去描述以及建立對他人的印象,例如:「他看起來好手好腳、沒有多大歲數,為什麼不去工作?」但其實所有的偏見大多從自身的本位觀察開始。哲韡說:「無家者是呈現身心非常困頓、內心混亂的狀態,當他們無家可歸、無事可做,就會展現讓人不太舒服的外表、散發出不舒服的氣息,慢慢讓人覺得他是個不好的人,這些原因是街友最讓人嫌惡的地方。」其實街友生活經驗分佈和正常社會並無太大差異,很多人可能從小家庭困苦、做正派生意卻面臨倒閉。街友們也是如此,可能曾經有過好的生活品質,卻因故造成生活瞬間改變,這些都是我們沒有看見的故事,唯有更了解無家者的背景,才能以不同眼光看待流浪者。

 

【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以同理心看待世界】

哲韡說:「當聽完不同街友的故事之後,所謂的『偏見』就會開始變得複雜,而我們的中心方法論就是希望能讓人們看到事情更立體、更複雜的樣貌,無論是用『街遊』的方式帶領大家參觀導覽、用『真人圖書館』說故事給大家聽、用拍影片的方式傳達理念等,在這麼多計畫背後的理念就是希望可以讓大家更認識我們不熟悉的人事物。」

 

芒草心協會於2016年推出的新書「無家者-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如同副標所說,希望能讓大家去想像「如果我有這麼一天」、「說不定我有這麼一天」,去探究街友的生命史,去思考為什麼他們會做出我們無法理解的選擇,例如為什麼國中畢業就選擇去工作,進一步客觀去了解他們的能力,或許就能理解他們其實沒有我們想像的有那麼多選擇權,若我們在他們的角色,或許無法像他們一樣存活到今天。

 

面對無家者,我們常只看到表象的狀態,無法看到過去的成長背景、位置以及成就。起家希望大家對很多事情用更理解、寬容的方式去對待,理解是很重要的基礎,希望大家對不成功、失敗、貧窮等負面標籤的東西都可以有更多理解,了解他們的生命、實際狀況,不要很淺薄的去批評他們,在這樣的狀況下才能有更公平、更有活力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