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9

星期一

《讓綠色產業在一個世代內成為華人經濟的主流》 專訪綠學院創辦人楊雅雲 Julia

最初受到 ⟪不願面對的真相⟫ 紀錄片的啟發,綠學院創辦人,Julia楊雅雲從P&G、3M、Reckitt Benckiser行銷工作,轉行至台大電子文教基金會,領導並推動那瑪夏民權國小的重建工作。在重建那瑪夏專案的過程中,她意識意識到偏鄉資源的匱乏及災害無情的破壞力,於是發起了「老爺褲與單耳兔下鄉」的募資計畫,從偏鄉小學的教育開始,培養偏鄉孩童的環境保護意識。
 
之後,Julia創辦了綠學院。她認為環境資源的保育,不應只是短時間的作為,而是永續的發展,應該試著把「綠色」帶入經濟的潮流中,使環境保育這項議題不再流於口號與理想化的說詞,而是可以讓綠色經濟有獲利的機會,同時獲得關注與重視,進而擴大影響力。
 
因此綠學院在創辦後,期望在綠色產業中扮演聚合者(MeetMarket)的角色,提供綠色服務與資源,並期待在一個世代內,讓綠色產業成為華人經濟的主流。
 
【人絕對是可以改變的】
 
「改變就像一個轉輪,一旦開始,就會全面的翻轉。」當初Julia在百貨公司被店員推銷一件老爺褲,為了這件褲子她一連買下更多配件就只為了與之搭配,而這樣造型上的改變使她周遭的朋友都為之讚嘆,也讓她驚覺:或許我們都需要外來的刺激,引誘微小的改變。
 
綠色產業也是如此,Julia從不相信改變是立即的,就如同在「老爺褲與單耳兔下鄉」計畫中,許多人會認為,綠建築對於孩子而言不容易被理解,然而,這樣的環境課題本身就相當複雜,老爺褲及單耳兔兩人也都清楚這樣的困難性,但她們想保護大自然不受破壞的慾望,更勝於外在環境的不完美。因此她開始著手進行一連串課程規劃,期盼孩子能夠藉由實際動手創作綠建築的方式,對環境保護有重新的認識,內化成將來孩子保護自己家鄉土地的情懷。從最小的綠色教育改變做起,一旦開始行動,改變便會一環扣一環。
 
【大自然與綠色人才的鏈結】
 
「在老爺褲與單耳兔的下鄉計畫裡,之所以選擇偏鄉孩童作為募資計劃的主要對象,主要是受到八八水災過後,重建那瑪夏小學的啟發。我們發現,因為氣候變遷而承受災害變故的地區往往發生在偏鄉。」
 
即便如此,Julia仍然覺得沒有喚起大眾對於自然環境的重視。因此,綠學院創立以來,積極集結來自不同背景的「綠色帶路人」,透過他們對綠色議題的重視,實際執行各類行動,例如:演講、文章撰寫等,藉以連結各方專業背景的資源,以小搏大的方式去發揮影響整個社會型態。在同樣的思維期待下 ,成立了「GREEN LIKE WE GIVE A DAMN」小聚,與綠學院不同的是,小聚的目的希望藉由地區性的聚會,來提升個人的綠色專業知識。透過與綠色帶路人之間的互動交流,彼此切磋成長,這不僅僅只是一場小聚,也因為有綠色人才的匯集,提供綠學院人才媒合供給來源的更多可能,提升綠學院的服務價值,進而達到自然與人和平共處的境界。
 
【綠學院,就像整合綠色產業的製作人】
 
Julia認為,「綠學院的角色就像是找資源的製作人。從整合的角度來看,就好像是把所有資源匯集的一個平台,然而作為一個媒合綠色產業的平台,經營是很艱難的,但也正因為不容易,其角色更被大家重視及需要,這時如何展現魄力及人脈資源才是最重要的,這也是綠學院一直以來努力在推動與建立的事情。如果從聯合國公布的十七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 來看,綠學院的概念是第17項的目標-「全球夥伴關係」,其中每一項議題都可以有整合的概念,譬如碳權、節能減碳、區域電廠,但很可惜的是台灣目前還沒有可以完整整合一些議題的發展,或許未來能夠給予特定議題,讓多方角色領域可以進入一起改變現狀,做到有效整合資源,而這也能提供我們一直在講的創造出Green Jobs,產生綠色經濟效益。」
 
【下一代來不及,就從這一代開始改變】
 
改變是一件困難的事,綠色圈內人應該要協力合作,例如最近綠學院與風傳媒的合作,就是證明了跨產業集結的力量。Julia深信綠色教育一直都是必須做,且是要持續做下去的事,從環保議題開始著手,如果下一代來不及,那就從這一代開始。因為這一輩才是改變的關鍵,一旦改變了,才能真正影響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