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2

星期五

Story Wear 團隊專訪:時尚不是浪費,而是永續

時尚與紡織產業是世界第二大的污染來源,僅次於石化工業。因此,你想像過不製造垃圾的時裝品牌嗎?Story Wear創辦人陳冠百因為這樣的理念,在2017年成立Story Wear,從原物料開始採用回收舊衣與庫存布,製做過程更與在地社福團體合作,解決中年婦女與腦麻家庭的就業問題,想讓世界看見臺灣時裝產業更多元的永續樣貌!

 

從熱愛到發現時裝產業為地球帶來的高污染,Story Wear提出解決方案
因為對時裝產業的熱愛,冠百到英國攻讀時尚品牌管理碩士,發現時裝產業從原物料的棉花種植、水污染到勞工權益都對環境帶來高度負擔,甚至成為世界第二大的污染來源,佔全球10%碳排放量與2%的淡水使用量,每一件棉質襯衫的耗水量更達到2700公升,足夠一個人飲用900天!當下的錯愕與震撼,卻也轉換成動力讓她創辦一家「不製造垃圾的時裝品牌」Story Wear,試圖為時裝產業提出永續解方。

 

 

每一次遇到困難想要放棄,但又遇到一件事讓我再堅持一下
永續時裝產業的路比想像中困難,原物料和成本是創業初期的最大的挑戰。為了找尋真正環境友善且兼顧勞動權益的原物料,冠百開始不斷接洽回收廠以及尋找耐用的庫存布。但在臺灣回收廠屬於灰色地帶的產業,許多回收廠僅有資源回收業的登記證並未申請工廠登記。在法規、政策還未健全的情況下,冠百在一路拜訪廠商,求助無門與碰壁的過程中,意外在棉製、針織等使用年限較短的布料中,發現回收後的牛仔布,不但韌性極強且重新製作後仍有相當長的使用年限,成為Story Wear進軍永續時裝的敲門磚。這段僅僅是找尋製作原物料的過程,就花了半年時間。

 

尋找布料是冠百遇到的第一個關卡,當團隊要開始尋找代工廠時又是另一項挑戰。永續時裝的製作概念在臺灣相當冷門,代工廠聽到需要將大量的回收牛仔褲拆解再重製,耗時又費工的的製程,讓許多廠商與裁縫師卻步。找尋合作夥伴的過程中,冠百因緣際會下與婦女團體和腦麻家庭等社福團體有所接觸,發現到過去因紡織產業外移而失業的裁縫師,及在社福團體培力下具有裁縫技術的媽媽們。藉著她們的加入,讓永續時尚的內涵更加的豐富,Story Wear的幕後工作團隊也漸漸成型。從原料解決污染問題,並在製程解決在地就業需求,整個產業鏈的建構,花了一年半的時間。

 

臺灣的永續時裝產業,出現了一位冠百,一塊永續的布料,一群媽媽裁縫師,花了一年多時間的磨合。從有一群支持永續時裝理念的夥伴,再到現在有一間永續時裝快閃店的開幕。讓許多的「一」集結成現在的「Story Wear」,更重要的是,冠百說到「每一次遇到困難想要放棄時,總會因為遇到一件事而讓我再堅持下去。」這件事源自於裁縫媽媽在加入Story Wear團隊後所產生的蛻變。

 

不只是普通的裁縫,而是將回收升級成時尚設計

 

 

因為Story Wear,讓許多腦麻家庭的媽媽們,得以實現兼顧照護孩子與自我實踐的需求。曾有一位媽媽說「這裡讓我找回我的名字」,冠百聽到的當下其實一頭霧水。媽媽接著解釋在腦麻家庭裡,孩子一出生就是跟著父母一輩子。從零歲的復健、上學後幫孩子翻書、做筆記,甚至畢業後無法求職,只能居家照護,媽媽的一生都奉獻給家庭與孩子。但因為Story Wear終於有了一份屬於自己的工作,還可以用自己的技術為社會解決問題!每一件Story Wear都有他的故事,不只是這件服飾使用了循環布料,更重要的是幕後製作者,讓每件服飾更有溫度。

 

讓世界知道「臺灣製」也能很有個性
關於Story Wear的下一步,同時也是國產女裝品牌二代的冠百有感而發的說,臺灣過去作為紡織大國,擁有很強的原物料研發技術,同時具備許多優秀的設計人才。Story Wear希望把紡織、永續與時裝三者做結合,讓世界知道「臺灣製」也能很有個性、很有自己的風格。這樣的夢,讓Story Wear不只做零廢棄的永續時尚,更想讓臺灣成為亞洲永續時尚產業標竿!

 

每一個正確良善的選擇,都可以為地球解決問題
回到生活之中,冠百也希望消費者都能在購物前思考是不是真的需要?在購買時選擇道德的品牌與社會企業!其實每一個正確良善的選擇,都正在為地球解決問題。而對於設計師與創業家,冠百更呼籲把永續概念注入產品與企業本身,就能夠解決當前許多的環境困境。


圖:Story Wear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