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2

星期日

【青年參與】大學階段,除了打打game和交交小女朋友(們)~我們還 能 做 些 什 麼 ?

〔跟隨世界脈絡,想向未來-青年參與篇〕     圖文/林家興

大學階段,除了打打game和交交小女朋友(們)~我們還 能 做 些 什 麼 ?

開始踏入公共事務的起點就是學生會,當時有感於政大的學生自治風氣低落,覺得政大過去是培養出許多立委、部長與公務員等公共事務人才的地方,但學生反倒已經很少關心公共利益,相當可惜。在學生會「承擔」會長的一年,不但學到許多刻骨銘心的經驗,更可以說啟蒙了我對參與公共事務的想法。

主動參與國際事務,讓青年立足台灣,放眼世界

此外,有感於我國的外交困境,夥伴與我在 2013 年從韓國引進了「亞洲未來領導人論壇」(AFPLA)到台灣,並推動中華民國成為論壇的正式會員國。這三年多來,我們除了持續出團到亞洲各地、參加AFPLA的年度論壇外,也在台大成立社團、在校外成立協會,來凝聚所有對國家有認同、對外交事務有興趣的年輕人,與來自日本東京大學、韓國首爾大學、北京大學及上海復旦大學的外交、法政科系學生探討區域議題。雖然歷經許多真實的外交角力,但也在這群青年心中種下未來東亞和平的種子。

仿效國內外經驗,串連全台學生會為權益發聲。

在擔任學生會長期間,我和夥伴也到香港考察「專上學聯」(香港學生會聯合會)的發展,深深為他們領導平反六四、爭取普選,成為「香港社會良心」的定位而感動。回台之後就與各校一同成立了「台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會聯盟」,希望串連全台的學生會,讓更多人關注全國性的高教政策與學權問題,形成社會與政府無法忽視的力量來為學生權益發聲。

參與公共事務是維護權益,更是世代責任

我都稱呼自己這個世代為「解嚴世代」,在解嚴前後出生、一生下來就享有自由、民主空氣的我們,對許多公共事務、社會議題與國家發展方向的看法與價值觀,都和上一代非常不同。現在許多領域的議題、政策衝突,不再延著藍綠統獨的軸線展開,更多是世代之間的分歧。我期待大家不要把「參與公共事務」當成額外的負擔或是跟政治畫上等號,只要是對自己在生活中切身會遇到的問題或關心的議題發出聲音、付出行動,都能夠讓這個共同體、這個社會更好,這是我們這個世代的責任。

本系列為邀稿文章,內容不代表本專頁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