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5

星期三

讓技藝不再只是記憶:其雄木偶劇團 專訪文

其雄木偶劇團將傳承傳統表演技藝—布袋戲視為己任,希望透過多元的管道與不同的方式讓布袋戲被大眾看見與了解,並且重新融入人們的生活當中,同時也希望能夠為一代匠人保留記憶中輝煌與獨特的紀錄。

不隨波逐流 堅持技藝精隨

香火裊裊、人聲鼎沸的廟會中,在廣闊的廟前一隅,精緻的戲臺上,戲偶走過千山萬水、悲歡離合,娓娓道出他們的人生故事。幕前,人們津津有味地欣賞、討論著劇情與角色;幕後,操偶與口白的合作無間,讓戲偶藉由細緻動作與聲調風格的差異展現角色的特質,這是其雄木偶劇團的其島與南雄,兄弟倆兒時熟悉的畫面。

可惜隨著時光流逝,戲臺前的人山人海再不復見,隨著休閒娛樂逐漸多樣化,曾經讓人引頸期盼的一部部掌中戲不再是人們唯一的選項。如今,廟會依然熱鬧,但是願意將目光投向舞臺的人們卻越來越少。

隨著需求減少,競爭更加激烈,曾經需要多個成員出動,從舞臺搭建、操偶、口白、音樂演奏等各司其職才能盡善盡美的布袋戲表演,如今,一再的削價競爭,使得表演逐漸演變成一臺車、一個人,搭配著音響所播放的,夾雜著雜音的音樂與不甚清晰的口白。

對於其雄木偶劇團的團長其島來說,這樣的變化無法真正表現出布袋戲的精隨,更變向地加速了整個產業的沒落,因此,即使同時操偶與口白會導致體力的沉重負擔,他也不願意隨波逐流堅持維持現場口白進行演出,同時,不再將日漸不敷成本的廟會演出視為劇團唯一的出路,選擇另闢蹊徑,讓新一代能夠從不同的管道重新認識布袋戲。

走入校園 重新擴大能見度

為了擴大布袋戲的能見度,勢必需要找到適合的推廣方式,其島認為年輕世代無法欣賞布袋戲最主要的原因出自於聽不懂臺語,導致無法理解表演中所要傳達的故事,因此,他認為要讓布袋戲重新獲得關注的前提是讓觀眾能夠都聽得懂臺語,聽懂了才會願意,也才有能力欣賞布袋戲的演出。

這個方向讓其雄木偶劇團轉而走入校園,配合學校鄉土教育課程,選擇孩子所熟悉的表演劇目,像是西遊記等進行演出,透過耳熟能詳的故事,讓孩子即使聽不懂臺語也能夠理解故事,並在過程中逐漸藉由布袋戲學習臺語,這樣的模式成為一個學習歷程的循環,同時達成推廣臺語與布袋戲的目的。

除了表演以外,其雄木偶劇團也會透過社團、工作坊等不同形式進行教學,讓學生能夠親自了解布袋戲的操作與表現手法等,藉以傳承布袋戲的技藝。自幼就協助劇團服飾、道具製作的其島與南雄更笑稱,雖然小時候是因為爸爸不讓兄弟倆跑出門打電動,才會要求他們做這些手工藝,但正因為有這些經驗,使的課程規劃上可以更多元豐富。

對於其雄木偶劇團來說,進入校園,不僅僅是讓學生重新看見布袋戲,更重要的是能夠藉此接觸到教學現場第一線的教師們,因為他們才是學生最熟悉也最常互動的對象,獲得教師的認可,才能夠潛移默化地影響學生,更藉由口耳相傳擴大劇團的影響力,進而達到推廣的目的。

融入社區文化 強化在地關係

在地關係的鏈結是其雄木偶劇團另一個發展重心,他們發現每一個社區其實都有屬於自己的在地記憶與文化,無論是人物、事件、地點都有可能是當地人的共同記憶,因此團隊希望能夠藉由在創作中融入這些元素,以布袋戲的劇目為社區保留獨特的專屬記憶,更可以藉此讓布袋戲重新回到人們的日常中。

除此之外,在社區中進行布袋戲的演出與教學,更是為了能夠建立孩子與家長之間的連結,如果只將目光鎖定於校園,那麼能夠接觸到只有孩童,而家長無法確切知道孩子都在學些什麼,難以安心,因此,這樣的作法使團隊能夠同時接觸到孩子與家長,讓孩子與家長一起學習成長,培養共同的興趣與話題,也藉以拉近彼此之間的關係。

最後,團隊也是希望藉此讓社區中的長者有回想童年記憶,甚至一圓童年夢想的機會。過去他們是戲臺下最熱情的觀眾,甚至有些長者可能也曾經希望能夠有讓戲偶在自己掌中騰雲駕霧、飛天遁地的機會,但往往不得其門而入,如今團隊希望讓他們不只是看戲,也能夠成為戲劇當中的一部分,親自操作戲偶,念出專屬於他們自己的當地文化故事。

留存匠人輝煌記憶與技藝

曾經,布袋戲的表演者是備受尊崇的「師傅」,許多人三顧茅廬就是為了能夠習得獨門技藝,但隨著布袋戲式微與時代變遷,這些記憶中的輝煌也如過往雲煙般消散,而這些身懷絕活的師傅們也在無情的時光中漸漸老去,操偶技藝中的獨特技巧的與口白中優美的聲調轉換也因無人能夠傳承而隨之消逝。

親身經歷布袋戲的輝煌與沒落,其島認為這樣的情況實在太令人惋惜,布袋戲眾多門派其實各有千秋,但這些技藝卻在老匠人離世後,不復存在,雖然不少紀錄片都曾經留存過這些匠人的故事,但若無後人傳承,這些影像可能只是讓記憶以不同的方式被埋藏在角落。

因此,做為新一代傳承技藝的團隊,其雄木偶劇團希望能夠由自身做起,為賦予自己技藝的師傅與師公留下他們過去的精采故事,從他們的言談之中,建立一段完整的口述歷史,讓記憶能夠跟技藝一脈相承,讓這些輝煌能夠在時光長河淵遠流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