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1

星期六

「看見」更多的可能:手愛心視障生活關懷協會 專訪文

視障者就只能夠從事按摩業嗎?由於社會大眾對於視障者的刻板印象,導致多數雇主不願意雇用視障者,甚至視障者也為自己加上了一道枷鎖。手愛心視障生活關懷協會希望能夠透過《瞎款異視界 限制求新解》一系列的活動翻轉現狀,讓社會大眾與視障者之間不再築起高牆。

「視障」不該是唯一的標籤

佳娣說到學校進行活動時,許多孩子看到她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你看不見很可憐」,在沒有跟任何視障者接觸過的情況下,孩子們毫無緣由的就產生這樣的反應,追問理由,孩子們天真地說著:「因為看不見你就不能玩手機,所以很可憐。」但請仔細想想,你我是否也曾經有過這樣先入為主的念頭,「因為你看不見,所以你一定做不到。」根深蒂固的偏見與印象,產生對視障者的憐憫與同情,但同時也對於他們的能力與可能性視而不見。

因此,雅雲與佳娣創造了《瞎款異視界 限制求新解》的一系列活動,「話中有畫」需要透過旁人的口語表達與描述繪製出一張圖畫;「瞎款編程」則是要參與者蒙住雙眼,由隊長摸著拼好的積木告訴隊員如何拼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積木。這些活動中都會給予參與者某種面向的限制,而參與者就是要突破這些限制來完成任務,藉以了解,即使有所限制,還是能透過不同方式來完成。這樣的活動設計同時也是為了讓參與者試著不去依賴視覺、肢體語言的輔助,僅憑口語進行溝通,藉以檢視自己平常在表達、溝通上的盲點與障礙。

另外,你也可以戴上特製的護目鏡,下一刻原本習以為常的寬闊視野轉眼間只剩下了一塊塊模糊不清的色塊,再換上另一副,所看見的只有正前方狹窄的景象。這項體驗,讓人們可以親自體驗不同類別的視障者所看見的世界,但並不是藉以要求人們體諒視障者的不便,而是要告訴人們,即使在這樣的視野之下,視障者能夠做到的事情仍然遠遠超乎你的想像。

雅雲與佳娣並非希望撕掉「視障者」這個標籤,因為視障是無法被打破的事實,「問題是他們身上不應該只有『視障』這一張標籤」,所以希望人們可以在真正了解這個「人」的能力與可能性後,能夠為他貼上更多除了「視障者」以外的標籤。

明眼人「看」不見的困難

不論是申請保險、就業,或是租屋,對於視障者而言都是一大挑戰,保險業者光聽到是視障者,沒有第二句話就拒絕他們投保;雇主則認為看不見就什麼都做不了;房東更擔心視障者會在屋子內跌倒摔傷,這些企業中所謂的「內規」或是大眾心中的偏見往往在沒有給出任何機會的情況下就將視障者拒於門外。

為什麼不嘗試從體制上去爭取權益呢?雅雲跟佳娣都說,其實比起其他障別,視障者要外出更加不便,更別說藉由號召共同上街爭取權益了,也因此視障者往往都是在身障群體中最不受關注的一群。佳娣也曾經嘗試過到保險相關協會進行宣導,但卻發現現場參與者大多是上級要求或者是為了取得必要時數,並非真心關注視障者權益,「這件事與他們無關,這不是他們的切身之痛。」,佳娣表示。意識到這件事後,更希望能夠透過在活動中「置入」理念,慢慢地用大眾更能夠接受的方式來扭轉以往的刻板印象,進而使得視障者權益的相關問題可以用不一樣的方式被看見,甚至有一天,不再是問題。

讓偏鄉孩子看見「你們不應該只有這樣」

「你不要以為每個視障者都跟佳娣一樣。」雅雲這樣告訴我們,相較於大多數的視障者,佳娣從事過的職業相當多彩多姿,客服、教育、業務、行銷等等都是她曾經涉略的範疇,她帶著玩笑的語氣說,「因為我很糟糕,太容易職業倦怠了。」然而,這樣多元的職業選擇對於許多的視障者而言,簡直是天方夜譚,他們根本不覺得自己有能力從事除了按摩以外的職業,曾經政府為了視障者所設下的保障,某種程度上成為了視障者自我限制的枷鎖,另外,許多視障者不僅僅是在職業選擇上畫地自限,甚至因為對於自己能力的不自信,逐漸喪失了自主生活的能力。

這樣的現象讓長期致力於教育的雅雲聯想到了偏鄉的孩童,提到偏鄉,許多人的直覺或許就是資源不足,但實際上問題的核心並非資源的匱乏,而是這群所謂偏鄉的孩子們在認知到自己被視為弱勢的過程當中,逐漸地消磨了對自己的自信與追夢的能力,「這些視障者不應該只有這樣;小孩子的可能性也不只有這樣」雅雲說。

雅雲發現了視障者與偏鄉孩子的共通點,於是希望能夠培育更多的講師,將《瞎款異視界 限制求新解》的活動帶入偏鄉,讓孩子們能夠藉由活動的體驗,了解限制不會是難以跨越的障礙,開拓自我侷限的視野,看見更加精彩的世界,重新找回自信與對未來的想像,相信自己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

藉由難以言喻的體會傳達理念

《瞎款異視界 限制求新解》的活動參與者們往往都會有相當豐富的回饋,而這些回饋不單單是參與者們自身的體會與成長,也是雅雲與佳娣在活動的引導跟觀察中很重要的養分,不過,如何將參與者多元、差異性極高的回饋導向希望藉由活動傳達的理念也成為進行講師培訓時的重要課題,因為雅雲與佳娣所希望能夠培訓的是可以確實傳達理念、造成影響力的講師,比起因為他人生命的勵志故事所引起的當下感動,親身的體會與成長會有更長遠的影響。

曾經在一場活動中,孩子的心得是「真正的體貼是了解人家的需求而不是你想要幫什麼。」這讓雅雲與佳娣發現,其實彼此之間的互動也是活動中能夠潛移默化造成影響的元素之一,作為明眼人的雅雲,雖然仍會協助佳娣進行活動,但是並不會替她做完每一件事情,透過這樣的互動過程,實際讓參與者看見能夠如何與視障者互動,未來在與視障者接觸時,能夠真正的去了解視障者實際上的需求,而非提供明眼人自以為需要的協助,忽略了視障者其實可以自己完成許多事,無須假手他人。

 

《瞎款異視界 限制求新解》系列活動希望藉由持續的耕耘,未來能夠走入校園與企業,讓更多人參與這樣的活動體驗,創造更廣泛且深遠的影響力,逐漸地讓大眾看見視障者身上除了「視障」以外,還有更多的能力與可能性,同時也讓視障者可以因為社會氛圍的改變,不再自我否定,願意踏出自己設下的牢籠,追求屬於自我的生命價值與意義,發揮自身能力提升社會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