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6

星期四

將廢棄梨梗循環再造成梨煙筆:梨理人農村工作室 專訪文

收集高接梨採收剩下的廢棄梨梗製作成梨煙筆,榮獲2016年台中市十大伴手禮第一名,梨理人農村工作室一反伴手禮等於食物的印象,運用創意推動廢棄物循環經濟,兩位創辦人年紀輕輕,卻懷有遠大的理想。

創立契機 全是因緣際會

四年前的大專生洄游農村計畫,讓創辦人之一的徐振捷有了創立「梨理人」這個組織的想法。因為看到農民燃燒梨枝等廢棄物,單純覺得「如果這些垃圾裡面能夠有可以被利用的地方就好了」。振捷說那時候其實沒有想得很大很仔細,與另一位創辦人林羿維,只是先收集會被收掉的垃圾,然後觀察有沒有地方能以他們大學生的能力來利用。

對於為何選擇製作梨煙筆,振捷說當初採集農民剪下來的枝條,長度大概在8-9公分,不會很粗,又是枝條狀,非常適合用來製作筆。而無論就產品成熟度或技術門檻來說,筆相較於USB外殼、瓷器、筷子等選項都勝出,於是他們就依照樹枝的外觀,保留枝條造型,製作梨煙筆。

搭起溝通橋樑 讓質疑消失

對於當地居民與農民來說,一開始因為是政府的計畫,大部分回饋的聲音是正面、鼓勵的。但當振捷他們對環境議題提出一些想法,可能抵觸到農民原先處理的方式時,就會受到質疑或不認同。之前梨煙筆的成品粗糙,居民紛紛以「我在忙」拒絕參與製造或販售,或者更直接的說:「這東西沒人要,為什麼要做這個事情?」

其實在梨理人成立之初,他們也有一個「過渡期」,一大堆問題衝向他們:「你們不是一個正式的公司,也不是在地人,為什麼會提出這些方案?」、「究竟想做到什麼程度?」、「如果支持,但有一天你們畢業了去找工作,這要如何維持?」一直到公司成立後,振捷與團隊和居民有了更多接觸,讓他們慢慢感到放心,也將振捷當作可以長期溝通與合作的夥伴。近幾年創業後,公司逐漸規模化,家人已經不會不認同,只是仍有疑問和不了解的地方:「你們到底在做什麼事情啊?好像在撿垃圾,又好像是在做筆,是不是做木工的?」

身份轉變帶來期待 是壓力也是挑戰

台中市為全國高接梨最大產區,當初梨理人想著自己的產品可以發揮在地特色,因此很希望能夠獲得台中市十大伴手禮的肯定。然而當時梨理人其實沒有太大的自信,後來得獎對他們而言真的是一大驚喜。隨著在媒體上的陸續曝光,讓他們感受到大家對於他們的期待跟肯定,因此便下定決心負起責任,開始投注更多心力在這件事情上。

梨理人一路走來,困難一直都在。處理農業廢棄物議題之所以在國際上沒有那麼成熟,原因是它的挑戰性高。例如在產品開發上,就因為素材的關係而變得受限。「選材或者技術上會遇到很多先天的阻礙,像被採收回來的梨枝,長度在9公分以內的,要拿去做什麼東西,其實不是這麼好思考的事情。」此外,在規模化與產業化的過程,都會遇到很多挑戰。

說到最大困難,振捷認為是身份的改變。從前是學生團隊,現在是公司,就要轉變視野,用產業的角度看事情。比方說協助農村社區時要起身負責,引導居民做合法的處置替代燃燒廢棄物方式,主動接觸政府部門,甚至要提出一個商業模式將這些東西發揮價值。「跟以前做事的思考方式很不一樣」從前可能只需要想辦法將更多的廢棄物分類,現在受到更多的期待:「你們把垃圾收過來、分類完之後,能做成什麼樣的產品?」「可以把它投入到什麼能源嗎?」大家對梨理人開始有很多期待與提問,如何去好好面對,就會是很大的壓力與挑戰。

想感謝的對象與未來目標

「做這樣的議題需要堅持,不可能立刻就創業、可以養活自己,或得到家人的肯定。」家人願意讓他去做這個嘗試,振捷覺得已經是很大的支持。

此外,能與在地居民好好溝通,振捷感到非常感恩:「事情再怎樣理想、思考再怎樣全面,如果居民不想支持你,提出再好的方案也沒有辦法達到你想要的。」居民願意支持不再是學生身份,也非在地人的他們,甚至無償提供場地讓他們使用,振捷心中充滿感激。而團隊參加過、給予過他們資源的計畫,如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的青年公益實踐計畫,都給予梨理人很大的幫助。

身邊的好夥伴也是振捷一直以來想感謝的人。自嘲手作方面完全不在行,製作產品的過程讓振捷感到痛苦。「只有我一個人做這件事情的話,應該在2015年就放棄了,因為真的不是我擅長的地方。」

最後他們要感謝的是,與梨理人合作過的支持者及消費者。「因為這是最終的成果,如果沒有他們,我們的構想也不會存在。在這個生態循環中的每一個角色,我們都非常的感謝。」

短期而言,梨理人計畫透過合作讓公司營業下去。其次,希望梨煙筆或之後要推出的產品可進入國際市場,因為它不僅代表臺灣的農產品文化,又更能突顯台灣在農業廢棄五處理上的創新。

而長遠來說,梨理人希望在商業模式上變得更成熟,達成永續經營的目標外,他們更希望未來,他們所提出的循環農業的構想,也能夠應用在不同農業的領域上。梨理人期待,有朝一日,透他們的創新解方,臺灣也能成為像荷蘭在環保與永續議題上成功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