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6

星期四

為湛而戰-為湛藍的大海奮戰:湛 專訪文

「我想要乾淨的大海,所以我努力把世界,變成我們想要的樣子!」如此簡單直率的原因,讓湛(Azure)的CEO-陳思穎Cheer一直堅持著清理臺灣港灣的工作。

Cheer本人跟她的名字一樣,洋溢著歡樂愉快的氛圍,坦白直接的個性令人喜歡,是徹頭徹尾的傻大姐。但傻勁底下,卻是個對工作認真、對自己有嚴格要求的人。

「玩」變成「挽」

最初抱著「玩玩」的態度參加台大創創挑戰賽,Cheer說只是為了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玩的。但隨著比賽過程對海洋議題愈來愈熟悉,已經無法忽視海洋正在惡化的事實。於是比賽結束後,與其中兩名成員決定要接著完成海洋議題這個題目,因此成立了「湛」。

不做外海、近灘,是因為外海環境惡劣,難以掌握風浪;近灘已經有很多人投入,備受關注。選擇港灣為清理目標點,跟平常從事潛水有關。每次要從陸地跳到海底時,會經過一些人造設施,比如漁港、養殖池,發現這些人造設施最容易卡垃圾。「垃圾都進來了,擠在那邊,反正沒有人清,我們就做機器來清好了。把機器放在垃圾那邊,它就一直清、一直清,我們的初衷是這樣。」結果就從最初的玩玩看,變成挽救海洋了。

挑戰與難關

非理工機械背景出身,湛遇到的大部份是技術上的挑戰。例如垃圾很輕,容易被水的浮力撥出去,不好收;某些地區一天可能經歷兩次漲潮跟退潮,潮差可以達到四公尺,如何讓機器穩穩的跟著潮汐運作,讓機器抓到一個平衡點就是個難題;有時候船經過造成的船浪太大,會讓機器翻覆,所以吃水要很深,這樣才會穩。

撇除技術上的難關,Cheer分享到,人的問題也很難處理,主要歸因於政府部門的消極態度。比方說申請漁港做實驗擺設,在漁港有一個屬於漁民組織的漁會,那些港灣設施以太陽光照來區分,太陽照射會產生陰影的是漁會的地方,照不到陽光的是市政府的地方。「分這麼細,那你到底要去跟漁會還是市政府申請?」

被問到如何克服,Cheer不假思索的說其實沒有想那麼多。「做就對了,如果這個不行就換另外一個,另外一個也不行就再換一個。」不怕失敗,在路途上學習,汲取經驗再接再厲,這樣的方式使湛能夠排除萬難,一直前進。

Cheer覺得能跟夥伴一起玩這件事是開心的。「當你發現你的夥伴每個都很認真時,是會被鼓舞的。所以為什麼說『事在人為』。」她慶幸遇上合適的隊友,跟自己有同樣的信念並且互相支持,人對了,做什麼事情都不難。

面對質疑與批評 Cheer:誰也阻止不了我

提到最大的難關,「就是永遠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有一些港灣是有請人清掃的,有時候也會聽到不同聲音,被問機器會不會害人失業。Cheer笑說慶幸臺灣還有很多港口沒有人清。

「我不曉得我們自己可以走到什麼時候」,Cheer表示從兩年前開始,湛什麼都沒有,都是拿熱情、儲蓄來燒。出去跟人家講的時候,大部份人覺得湛不是機械背景出身、別再鬧了,一路上遇到許多人的質疑與不看好。

除了外人的打擊,Cheer的家人也表示反對,一直「唱衰」她的工作。

拯救海洋這個理念在一般人眼中,都會認同是必要的。但由一個民間團隊,而非政府發起,會聽到質疑的聲音。首當其衝的便是家人的反對,認為單靠Cheer做不到、海邊發生的事跟她沒關係、政府的事應該由政府的力量解決等。從實行這個計畫開始,家人不看好的態度,反而成為Cheer最大的動力,「因為他們說不可能,我就覺得這世界上沒有不可能。而且我已經長大成人,要做什麼別人也阻止不了我。」

有一次,Cheer決定了要好好跟父母講要做清理港灣這件事,爸爸強烈地反對:「好好的班不上,你到底在想什麼?你的人生難道沒有更重要的規劃嗎?時間太多就去唸書考公務人員嘛!根據我的經驗,你們就是會失敗、不可能!我一毛錢也不會給你!」

為人父母希望兒女安穩過生活也無可厚非。但Cheer想到以前老師的一句話:「拿過去的經驗,讓現在的我們去面對未來的事,但過去的經驗真的能面對未來嗎?」不可能的事情,就是要自己做。直到最近父親生病,Cheer覺得不應再賭氣,主動向父親道歉,透露自己的心聲和心願-想過自己的人生。說到這裡,樂天的Cheer也不禁落淚,雖然倔強,但其實她很擔心父親的狀況,最後在「不認同也能互相尊重」的逐步溝通下,雙方終於達成共識,和解了。

獲得肯定,持續用市民的力量填補政府的不足

湛一路走來路途艱辛,在2017年,皇天不負有心人,所做之事終於得到認同,獲得台大創創挑戰賽最佳團隊獎。這個獎項是比賽主辦方特地為湛加設並頒發的,由於做永續環境的主題較無商業模式,在商業競賽中非常吃虧,獲獎對於湛是種肯定。即便湛目前尚在摸索商業模式,但他們想傳達的已讓大家看見:有一群人很努力的在為環境找出一個新的方法。

全台灣總共有224個大小型漁港,礙於政府經費及清運人力不足,垃圾清理的情況並不樂觀。Cheer認為只有民間的力量才能帶領政府找到對的方向。「要透過政府做實在是太慢了,根本不能期待他們。」這麼多的港灣沒人清理,對湛來說,是一件心很痛的事。但也正是因為這麼多港灣沒人清理,才彰顯了湛的存在價值。「如果有一天,我們團隊能夠退場,那一定是政府有很好的機制。」湛今年負責海洋保育處的第一個計畫,是替政府評估未來的海漂收集器是否能夠有效做到海洋垃圾防治,然後再針對所收集的垃圾與環境的交互作用編寫具體策略,提供政府未來的政策方向。

湛當前工作重心是跟Impact Hub Taipei合作,利用青年公益實踐計畫的支持,在今年要完成機器的工程驗證,三年內的首要目標是確實解決機器的問題,計算被處理的垃圾數量。第二個目標是公民推廣,如果只單靠湛的團隊,不可能收集所有垃圾,因此需要更多居民加入,希望最少做到1到3個港口成為示範漁村,再推廣至各個社區。另外若機器比預期快完成,也希望到國外參展,讓更多人知道智慧型海漂物收集器「湛鬥機」對環境的影響。

Cheer感謝團隊的一路支持及相信,大家因為愛海洋的信念而聚在一起,遇到困難也願意挺身而出。面對夢想,雖然堅持很難,但放棄更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