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6

星期二

走跳NPO:捐款人想要什麼?

文/ Ray Hung

筆者在今年6月22日進行與青年社會創新團隊的募款經驗分享,在這一篇文章,我們進一步來談捐款人與非營利組織的管理意涵。

首先,有關捐款理論的部分,筆者推薦兩位我很敬重的前輩專書給讀者參考,一本是台北大學林淑馨老師的《非營利組織概論》;另一本是南華大學涂瑞德老師撰寫的「非營利組織勸募與慈善捐贈」,此文收錄於巨流出版社的《非營利部門:組織與運作》(第三版)。

雖然筆者的第一線募款經驗尚淺,以下從實務角度來談,捐款人在台灣社會想要的是什麼呢?

圖片來源: unsplash

一、跟你說老實話:連捐款人自己都不知道

心理學上的「從眾效應」,在捐款實務上其實隨處可見,換句話說:「因為別人這樣做、所以我也跟著捐了。」雖然沒有道理可言,但募款工作者可以事前多討論與規劃,當捐款方式越容易、越簡單、越不需要經過大腦繁複的思考過程,你的捐款活動更容易為社會大眾接受。

二、捐款人想要看到案主的改變、方案帶來的改變是什麼

對於本來就很關心社會公益、環境保護者,捐款人在乎的是我這一筆小小捐款、固定捐款、大額捐款,究竟帶來什麼具體改變? 也就是當前所指的社會影響力(social impact)。我們每一個人都想帶來改變,帶來正向的能量,希望身邊的人更好,希望遠方的孩子與家庭得到改善,希望社區的女性與身障者得到平等發展,希望海洋的塑膠垃圾可以減少,希望極端氣候的衝擊可以減緩。募款工作者必須要說明: 「捐款人的善款,我們用對地方了嗎?」

圖片來源: unsplash

三、超級理性主義者:NPO的財務有健全?

還有一種類型的捐款人,我稱之為超級理性主義者,在捐款的過程中,也會同步詢問組織的責信與透明(accountability & transparency),這類型的捐款人未必關心社工服務的兒童與少年最終有沒有得到良好的發展,但會高度關心組織的財報、年報、季報、社會影響力報告書,尤其是捐款資訊是否誠實揭露? 有官網最新消息說明? 有在不同的社群媒體適時揭露? 這是NPO經營者要小心謹慎之處。

四、注重細節者:你反應要更快

筆者在南部第一線募款時,曾有一次聽到捐款人說: 「我就看你們家有馬上給我捐款收據、當場開立,我就決定捐給你! 不像XXX組織,捐了錢、捐了物資卻沒收據。」筆者當下內心滿滿的震撼,原來有一種捐款人,他/她要的是一種感覺,一種被尊重的感覺、一種相互信任的感覺,這不只是對募款者本人的信任,更是對組織品牌的高度黏著。這裡的啟示是,捐款者要的是即時互動,那種官腔官調、長篇大論、隨便敷衍的工作態度,捐款者往往看不下去;募款者多練習面對面、一對一的募款技能,在實戰上會更有幫助。

圖片來源: freepik

五、企業CSR捐款者:做好事、也要有方法

NPO還有一種類型的勸募,是針對企業來進行資源募集,在美國聯合勸募來說,這類資源發展(Resource Development, RD)的工作,更需要研發(Research & Development, RD)。因為企業必須對股東、董事會、多元利害關係人負責,每一筆善款的分配要更加謹慎。若企業除了捐款之外,再搭配企業志工方案的進行,往往期待NPO要在活動項目的設計上,可以促進員工士氣更團結一心,打造正向的組織文化。

小結:台灣需要新世代的募款學

筆者在十年前於美國、英國學習非營利組織的經營管理,當時募款還只是一門選修課,或者放在非營利行銷的次主題之中。面對2030年的永續發展挑戰,我們不能只靠紙上談兵拯救全世界,而募款學這一門課,需要更全面的專業訓練。筆者深信,台灣未來會有類似 Fundraising School 來培訓更多的募款人才,而慈濟基金會與Impact Hub Taipei已在青年募款培力這一關,打開了全新視野。(待續)

筆者背景:

洪健庭 Ray Hung

企業社會責任(CSR)愛好者、實踐者,目前於桃園電子設備產業耕耘,繼續探索企業永續之道。曾服務於友達光電、聯合勸募協會、世界展望會、政大第三部門研究中心;超級熱情提供CSR、社企、NPO公益勸募諮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