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7

星期五

《回應,遠山呼喚2》

《回應,遠山呼喚》

 

【爽朗的笑聲,是尼泊爾最美的風景】

 

尼泊爾純樸的生活環境是志工服務期間隊員很難忘的部分,在服務期間也時常發生許多笑料。「跟著孩子一起種田、爬到樹上摘水果,我們的志工都超喜歡這段與孩子相處的時間。當地人總是相當熱情,有些家長喜歡在我們去的時候表演一下,他們會很想要跳舞、玩遊戲,想要招待我們。曾經有一次他們帶我們的志工玩遊戲,用繩子把餅乾綁起來,然後吊得很高,要比賽誰先吃到,很像綜藝節目,畫面看起來超好笑的,我們志工也玩得很開心,在那個地方真的會發生很多很棒、很珍貴的回憶。」去服務的次數越多,也讓遠山呼喚和當地建立起密不可分的連結。

 

【孩子的轉變,是最大的回饋】

 

「我覺得帶給小孩最大的改變是,讓他們知道,自己跟其他小孩是有一樣的機會。」遠山呼喚的創辦人林子鈞指出,也許對於其他人來說,他們會看到遠山呼喚曾經讓其中一間服務學校的輟學率從42%降到只有3%,僅剩下移工的孩子會輟學,因此認為遠山呼喚帶給當地的改變是「降低輟學率」。然而子鈞認為,遠山呼喚帶給小孩最大的幫助其實是「心理層面的成長」,讓他們知道自己和別人擁有一樣的成長機會,能夠為自己的生活與未來做出不一樣的選擇,甚至開始知道什麼是夢想。「當你會看到一個小孩從放棄自己到願意為自己非常拼命的時候,你真的會很感動,開始相信你做的事很值得。」子鈞笑著這麼回答。

 

至於要如何選擇出需要被資助孩子,遠山呼喚也經過一段相當猶豫的選擇障礙。「我們會遇到一個問題,大家都很窮啊,每個孩子都需要唸書、需要成長,我們到底要選誰?我相信這是很多人都會猶豫的,同樣的我們也是。」

 

因此遠山呼喚立下一個規則—受資助的孩子必須完成其他人不用做的事情。首先,第一個是填寫讀書心得單,第二是不能隨意翹課,第三是不能被留級。為了有效監督孩子遵守規定,遠山呼喚也與學校緊密配合,提醒孩子每週至圖書館借書、讀書,寫讀書心得。同時,盯緊每位孩子的出席率,強制孩子到學校上課。遠山呼喚希望所資助的每一位孩子,在教育方面都能夠得到最多的幫助。

 

【危機轉機,奠定勇氣的驅力】

 

經過兩屆出隊的經驗,遠山呼喚發現,在「極光計畫2.0」時無法提供當地理想中的服務效果,因為當時並未能明確定義志工的角色,無法提供當地居民最迫切需求。「有時候會發現,我們要改變的不是當地,而是服務者。」因此遠山呼喚曾經停止「極光計畫3.0」的出隊計畫,對於遠山呼喚來說,這是一個困難的決定,因為極光計畫接續性地招生,相對很容易,停掉之後,要重新啟動且獲得關注卻顯得較為困難。所以在那2017年原本預計要出隊的寒假,遠山呼喚僅派出幹部前往當地,從觀察、訪談到重新定義問題,找出當地真正迫切需要的服務。

 

資助人與孩子的連結與互動也是一大難題。「例如我們現在有109位資助人,但是長期真正追蹤孩子情況的其實並不多。因為多數大眾對於服務都存在一個施予的角色,雖然不是那麼直接地覺得自己是施予者,然而從數據顯示,多數的資助人還是沒有站在孩子們身邊看著他們逐漸成長,更不用說陪伴了。」對遠山呼喚來說,把由上而下的給予轉為平等對立的陪伴是很重要的觀念,但是觀念的轉變著實不容易,挫折感時常打擊著努力想要達成這件事的幹部們。同時也因為創立時是學生身份的關係,在創立初期的組織建立與磨合上遭逢不小的挫折,幹部們也時常面臨到課業與事業蠟燭兩頭燒的窘境。

 

【持續回應,來自遠山的呼喚】

 

「我們很幸運,第一個服務的地方是尼泊爾,因為當地什麼都沒有、什麼都需要,因此可以做很多事情。從房屋重建、衣服捐助、經濟資助、圖書募集、職涯發展與教育資助等等都是我們所能做到的,同時也讓團隊有機會驗證許多專案。」雖然目前遠山呼喚的團隊尚未成熟,但是等到組織逐漸壯大後,遠山呼喚希望可以將教育資助計畫向外延伸至印度、泰北等地區,並期待更多有設計思考或是服務設計的志工加入。透過這些工具讓資助計畫更能夠因地制宜,迎合當地真正迫切的需求,為服務地區創造更大的實質影響力,讓更多孩子都能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奮鬥到底。透過觀摩其他國際組織的服務項目與內容等相關資料,遠山呼喚發現健康跟教育是互相關聯的,但醫療需要相當昂貴的器材與具備專業知識與技術的人員,等到時機成熟,遠山呼喚也希望將教育連結至衛生保健,並與相關組織進行合作,讓服務地區得到更完善的幫助。